您好,歡迎來到中國建材信息網! 登錄 個人注冊企業注冊

新生代農民工多靈活就業

  “睜著眼的時間都在工作,每天打包打到連胳膊都抬不起來。”河南鄭州鞏義縣的張立新(應采訪對象要求化名)從農村老家到北京一家民營公司做銷售,兩年前,他辭去工作回到鄭州做起了淘寶店主,成為了靈活就業者


  隨著互聯網和新興產業的蓬勃發展,靈活就業成為很多新生代農民工青睞的就業方式。不同于父輩們集中在傳統制造業和建筑業的中低端就業模式,新生代農民工往往具備一技之長的“手藝”和擁抱新事物的“腦子”。


  “靈活就業形態的共性主要在于工作時間的‘靈活性’,既包括傳統的自雇、自主就業、臨時就業,也包括新型的多重就業、平臺就業等,大家熟悉的‘兼職’就屬于靈活就業的一種形態。而新生代農民工在靈活就業人員中占了很大比重。”中國勞動保障科學研究院助理研究員韓巍向記者通俗地解釋靈活就業的含義,并認為越來越多的新生代農民工正選擇靈活就業形式就業。


  采訪中記者發現,靈活就業人員的社保繳納、薪酬待遇、休息休假、勞動保障等勞動權益均存在風險,業內人士指出,勞動關系的分層治理或是發展方向。


  社保意識淡薄,政策被晾

  早上7點,張立新在路邊的小攤吃過一大碗胡辣湯就油饃頭后,開始了一天的忙碌。擠上擁擠的985路公交車,他的眼睛幾乎一刻不離地盯著手機屏幕,“每天要瀏覽上千件產品,生怕錯過了什么好東西”。


  20分鐘后,張立新在西大街站下車。“半條德化街,一部鄭州史”,這里距離鄭州繁華的德化商業步行街只有幾分鐘的路程,張立新的倉庫兼辦公室就在德化街附近的一座寫字樓里。


  他的淘寶店主營家居用品和寵物用品,40多平方米的屋子堆滿了紙箱和貨物,幾乎沒有下腳的地方。“自己當老板自由,賺的也比打工多。”張立新很滿意現在的工作狀態。


  通過招聘網站找來了兩位客服,張立新的網店正在迅速成長中。被問及用工方式,他并不避諱,“沒有合同,口頭約定工資,按月結算,不繳社保。”他坦言,自己也沒有繳納社保,“感覺個人繳納社保比較麻煩,而且目前用處也不大”。


  事實上,據記者了解,5月13日,鄭州“掌上人社”APP已經上線,針對靈活就業人員的續保、繳費工資申報、基本信息修改等業務辦理均可在線上完成。而7月31日,《鄭州市靈活就業人員住房公積金繳存使用管理暫行辦法》出臺,繳存比例統一為20%;9月1日起,“鄭漂”可使用公積金貸款買房。


  然而數據顯示,全國網店創業就業總人數約962.47萬人,但在社保領域仍存在較大空白。其中,個人網店店主有四成以上未參加任何社保,企業網店店主三成以上未參加任何社保。而員工的參保率則更低,75.6%的個人網店員工未參加任何社保,企業網店員工有五成以上未參加任何社會保險。


  社保觀念淡薄,社保費用高,員工流動性強等成為他們未參加社會保險的共同原因。


  勞動權益存侵權風險

  除了社保權益存在風險外,靈活就業群體的其他勞動權益也可能存在隱患。


  日前,關于互聯網洗車工身陷欠薪困局的報道出現在不少媒體的界面。與互聯網洗車類似,不少生活服務類O2O公司在經歷了資本狂歡、跑馬圈地后,都面臨著融資耗盡、運營難以維系的困境,隨之而來的便是員工的合法權益如何維護的問題。


  媒體報道稱,一些O2O從業者并未與所在公司簽訂勞動合同,客戶通過互聯網平臺購買服務,公司從中提成,實際充當了中介。這種情況下,一旦靈活就業人員拿起法律武器維權往往遭遇扯皮。


  業內人士表示,新生代農民工靈活就業的用工形態如何歸類,確實容易存在爭議。資料顯示,目前我國的用工方式主要有五種:勞動合同用工、非全日制用工、勞務派遣、業務外包和民事雇傭。一般非全日制用工和勞務派遣被認為是比較典型的靈活用工形態,而新生代農民工便是主體。


  “由于靈活就業者的工作時間較為靈活,因而其在休息休假權益的保障方面也存在風險。”韓巍解釋說,雖然我國制定了不定時工時、綜合工時等特殊工時制度以適應靈活就業需要,但在實踐中仍然普遍存在靈活就業人員休息休假權得不到保障的問題。


  韓巍補充說,傳統的靈活就業有很大比重發生在次級勞動力市場,因而勞動者的工作條件有時難以得到保障,職業安全保護方面的措施應同步跟上。


  尚待完善的制度建設

  此前,一項針對全國31個城市的877家企業、近1000多位企業HR參與的調查顯示,45%的HR表示靈活用工是其人力資源配置的重要組成部分。對于靈活用工的難度,34%的HR認為用工風險過高。而高用工風險的集中體現就是靈活就業人員的工傷認定,這背后正是靈活就業人員如何邁入工傷保險大門的問題。


  根據我國《社會保險法》,靈活就業人員主要包括無雇工的個體工商戶、非全日制從業人員以及其他靈活就業人員。這其中,“除了非全日制從業人員外,勞動力提供者和單位之間往往沒有嚴格意義上的勞動關系”。中國勞動關系學院法學系副教授沈建峰告訴記者。


  對于非全日制勞動者,目前法律已經設置了用人單位的社保繳納義務。根據《關于非全日制用工若干問題的意見》,“用人單位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為建立勞動關系的非全日制勞動者繳納工傷保險費。”沈建峰認為,應在加強現行法律執法力度的同時,盡快建立可分項繳納的社保繳納規則,為非全日制勞動者繳納工傷保險提供制度和技術依據。


  如果是實體企業倒閉還有部分資產可用于償還欠薪員工,但是許多互聯網企業資產都是虛擬的,這種情況下如何償還員工欠薪?面對一些業內人士的疑問,廣東省人大代表高海濤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建議,應理清各方責任,出臺法規監管互聯網企業破產欠薪問題,完善互聯網倒閉企業員工追討欠薪機制。





微信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關注公眾號
Copyright ? 2015-2016 中國建材信息網(深圳)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關閉
關閉
平特一肖中精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