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中國建材信息網! 登錄 個人注冊企業注冊

人民日報點贊濟南農民工技能培訓一站式服務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如何在化解過剩產能職工安置過程中,提高他們的技能素養?怎樣幫助轉崗職工及失業人員提高職業技能?針對農村轉移就業人員的職業技能培訓現狀如何?8月3日,人民日報以《一技在手 轉崗無憂(政策解讀·聚焦職業技能培訓(下))》為題,對濟南農民工技能培訓模式進行了報道。

  最終,李晉霞選擇轉崗,去了沁水胡底瓦斯電站。48歲的她曾是山西晉煤集團古書院礦洗煤廠主管電氣的副主任,剛面對新工作時很迷茫。“2016年正是煤炭下行期,我們都面臨轉崗。干了20多年了,不轉崗就沒了出路。那會兒是硬著頭皮上,一切從零開始。”

  45歲的陳同蘭是河南人,小學二年級文化,以前在工地打零工,起早貪黑,都是出大力,每月收入2000元左右,很不穩定。2014年,她在山東濟南坐車,偶然看到一個“農民工之家”的牌子,便想打聽下招工情況。進去一看,原來是家政服務公司。上門照顧老年人,干不干?陳同蘭一口應了下來。可是,這活怎么干?

  從廠房到電站,從工地到家政,李晉霞、陳同蘭面臨的問題并非個案。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如何在化解過剩產能職工安置過程中,提高他們的技能素養?怎樣幫助轉崗職工及失業人員提高職業技能?針對農村轉移就業人員的職業技能培訓現狀如何?記者在山西、山東進行了采訪。

  全新環境急需轉型

  專業指引對接崗位

  40多歲、女性、上有老下有小、面臨轉崗轉業或待業、自主發展能力有限……解決這類群體的就業問題,需要專業指引和培訓,才能對接到合適崗位。政府和企業,都看到了這一點。

  晉煤集團建立了專門的培訓中心。李晉霞說:“電力專業比較特殊,需要經過嚴格的轉崗培訓和考試,崗位培訓、安全培訓等前后有20天。”之前已取得高級電氣工程師職稱的李晉霞下大力氣復習,最終取得了滿分的好成績。

  在山西廣靈縣,方秀美也在發愁。“48歲了,家里老人還得照應。去哪兒謀生計?”去年7月,廣靈縣巧娘宮手工合作社負責人劉金萍在政府支持下,到縣里9個鄉鎮尋找待業婦女。方秀美遇到了機會,她學習手工藝編織,合作社負責回購編織制成品。方秀美找到了工作。

  在濟南,要想服務好失能、半失能的老人,并不容易。陳同蘭在公司登記后,就與其他入職的服務員一起,參加了公司的職業技能培訓,包括洗頭、喂飯、翻身、叩背等必備職業技能。“180課時,20天左右,我就持證上崗了。”

  如今,她所在的天工家政公司還入駐了濟南市中區綜合服務中心,為農民工就業培訓提供一站式服務。董事長田華說:“培訓方式有3種。一些近郊村或者合作的鄉鎮,為了村民就業,會通過就業辦委托企業提供技能培訓服務;還有一些農民工,自己到這里主動要求培訓、尋求工作;最后就是訂單培訓,需求單位里缺多少人,就招多少人,并組織培訓。”

  加強培訓不斷充電

  技能提升促職業發展

  用玉米秸稈、柳條編織的小圓凳、竹筐等家用手工藝品,是巧娘宮手工合作社的主打產品,靠的全是手工技術活。“縣人社局很支持,培訓一人補助500元。我們找技術成熟的工人,挨個去鄉鎮溝通、找合適的人培訓。”劉金萍說,當地都積極提供場地,現場開展培訓。

  趙秋燕是合作社負責培訓的能手。她拿起一塊工料底子,邊演示邊說:“跟織布一樣,橫一下豎一下,村里人多少都接觸過,學起來比較快。培訓現場大家拿著工料,跟著學,最簡單的‘打底子’3天就會了。”

  “只要學會,原料我們提供,婦女們在家就能干活。剛開始,發月工資,一個月1500元左右。經過再培訓和不斷實踐,編出來的東西完全符合標準了,就按件計酬,做得越多、掙得越多。”劉金萍介紹,目前也存在一些問題。有的人上手快,可是時間一長,有了別的生計,或者因家庭原因,就不愿意做了,沒法強求。

  在晉煤集團,下屬企業間轉崗培訓效率和職工穩定性相對較高。“瓦斯是易爆的危險品,安全培訓是首要的。之前對瓦斯沒有了解,培訓以后就知道得很詳細。”轉到三水溝瓦斯電站的燃機司機田鑫說,現在的培訓很精準,針對具體崗位進行具體培訓。

  “最近又開始了,全省國企都在進行培訓。”李晉霞說,“新崗位都是新設備新工藝,電腦控制,操作比原來簡單,但是出了故障,查修起來更費勁,所以自己在技能學習上時刻得充電。”

  陳同蘭也有自己的目標。“我現在是初級服務員,每月工資4000元左右,還想繼續參加公司培訓,爭取拿到中級服務員資格,這樣每月工資能再漲400元。”

  流動性大補貼不足

  有些瓶頸還需打通

  李晉霞口中“全省國企都在進行”的培訓,是山西正在開展的全民技能提升工程,2018年計劃培訓100萬人。“有60萬人是城鄉勞動者,包括農村進城務工人員和城鎮失業人員,還有40萬人是在崗職工培訓。”山西省人社廳職業能力建設處副處長郜軍說。

  山西省以職工學院、技工學校、培訓學校和企業培訓中心為主體,形成培訓機構由市場競爭選擇、職工由市場需求決定、培訓成果由市場檢驗評估的職業培訓機制。“簡單說,就是為了讓人經過培訓,工作穩定、掙得多。”山西省人社廳廳長盧建明說。

  山東省公共就業和人才服務中心職業培訓處副處長劉琰介紹,2014年—2017年,山東共組織開展城鄉各類勞動者職業技能培訓402.24萬人,培養高技能人才72.04萬人,實現就業280.05萬人。

  農民工群體流動性大,季節性強,大多就近就地轉移就業,短期培訓后即時上崗的培訓更受歡迎。“吸引農民參加培訓的關鍵在于與崗位對接。農村轉移勞動力就業的方式有很多,培訓要與實現就業結合才能得到農民工認可。”不過,劉琰認為,目前農民工培訓處于多部門管理狀態,有些瓶頸還需打通。

  劉琰建議,加強培訓工作頂層設計,建立技能人才表彰激勵體系;建立從起點到終點的培訓機制,打破部門壁壘,統一規劃、分工協作、資源共享;適時提高培訓補貼標準,吸引具備更高培訓水平和能力的機構,建立職業培訓補貼資金的正常增長機制。

  此外,對于跨地域農民工培訓,田華說,配套培訓補貼無法隨人流動是一個現實問題。比如,非濟南戶籍的農民工,政策要求必須簽訂勞動合同,才能領取800元培訓補貼。“但是這個群體流動性太強了,家政行業都是居家合同,服務對象是家庭,也不會簽訂勞動合同,這部分人難以享受培訓補貼。”

  在濟南,現在培訓一個家政類服務員,最少需要1000元。去年,天工家政公司組織了3000多人的培訓,只有1000多本地戶籍的人員享受到補貼。田華建議,有關部門應針對跨地域農民工培訓研究制定配套保障政策,減輕企業負擔。




微信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關注公眾號
Copyright ? 2015-2016 中國建材信息網(深圳)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關閉
關閉
平特一肖中精准